渣元门户网站
你的位置: 渣元门户网站>财经>混血基金渐成公募生力军 华宸未来联袂信达澳银缘何“垫底”

混血基金渐成公募生力军 华宸未来联袂信达澳银缘何“垫底”

播放:1373 时间:2019-11-08 21:08:25

第三季度,摩根大通的子公司摩根大通资本管理公司(JPMorgan Capital Management)成功竞购上海投资摩根基金2%的股份。一旦交易获得批准,上海投资摩根也将成为第一家完全由外国投资者控制的基金公司。近年来,大量外资涌入内地公开发行圈。在此之前,外资已经在一些内地公开发行股票,导致了一些“混合”基金公司的诞生。随着《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的颁布,混合基金公司的外国股东今后可能争夺控股权。

风显示,在137家公开发行和证券公司中,香港、澳门和台湾的股东不包括在内。前三名股东是来自外国股东的约35家基金公司,约占四分之一。其中,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股份有限公司(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持股的工行瑞士信贷排名最高,而韩国未来资产管理公司持股的华辰未来排名最低。此外,《红色周刊》的记者还注意到,曾经有过脱离这个团队的混血基金公司,而现在的金源顺安、西方利润(Western Profits)和中国金融基金过去也属于“混血”基金公司阵营。

华晨的未来,摩根士丹利华鑫

拖“后腿”有不同的原因

风显示,在35家混合基金公司中,前10名有3家,11-20名有6家,21-30名有8家,约占总数的一半。与此同时,70后只有6家基金公司。这表明,或许在外国股东强大实力的帮助下,混合基金公司大多排名靠前。其中,在前10大公开发行中,只有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自工行瑞士信贷成立以来持有该行股份,其余股份已进入后续发展过程。

摩根士丹利华信成立于2003年,在排名最后的六家公共基金公司中时间最长,但目前规模不到200亿。

然而,混血儿基金公司的最底层华辰成立于2012年6月,成立7年来只有一种债券产品。目前,该公司管理着约1.3亿项公共资产,在上市公司的整体排名中排名倒数第二。该公司的外国股东未来资产管理公司(Future Asset Management Company)是韩国最大的基金公司,其高级管理团队一直处于动荡之中。

根据该公司的公告,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宣布其董事长于建林因任期届满而离职,而现任总经理宋小龙(Song Xiaolong)接任该公司董事长一职,这在内地公开发行界较为罕见。宋小龙担任该公司总经理仅一年多一点,他的前任也仅担任总经理一年左右。此外,近年来,公司的基金经理应该只有小李。

其次,摩根士丹利华信(Morgan Stanley Huaxin)的发展似乎停滞不前。风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该公司的规模经历了一个下降到小幅反弹然后完成平台的过程。该公司的公共资产管理规模约为295.1亿英镑,当时排名第59位,但这两个价值也是迄今为止许多季度最高的。今年第三季度末,该公司的公共资产管理约为199.6亿英镑,排名第75位。

作为公司的最大股东,摩根士丹利国际控股公司实际上早在2008年就已经进入公司股东名单。然而,据《红色周刊》综合采访,摩根士丹利似乎一直特别喜欢固定收益业务的发展,这间接导致该公司的股权产品仅占约30%。与此同时,外国股东似乎对自己的投资有严格控制,对中国内地激烈的年度排名战并不感冒,从而间接导致该公司的股票产品多年来“温和”。(这份报纸以前也发表过一篇报道。根据该基金《中国日报》的计算,该公司许多产品的年中规模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但交易佣金却“逆势”上涨。)

前者可能是外国股东无法联系到它,而后者可能是外国股东干预太多。上海证券基金分析师李颖指出,成熟的海外金融机构对风险控制有着强烈的需求和历史土壤,尤其是那些参与公司运营的机构。这种风格有利于具有一定发展实力的基金公司稳步发展,但对于创业相对困难的小型基金公司来说,很可能会错过中国市场的起伏。

混血基金公司大多“负债累累但股票清淡”

外资控股应本土化

事实上,混合基金公司比股票更关注债务的现象更加普遍。主要原因与许多银行是基金公司这一事实有关。除了营内几位负责人的公开发行外,一些外资相对较高的中型基金公司,如星泉、海通、汇丰金鑫等,基金产品的实际数量并不特别大。

股票债券产品失衡的一个最夸张的例子是中加基金,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银行和苏格兰银行的基金公司,其产品结构是片面的。Wind显示,中加基金下的固定收益产品总数为30种,总规模约为864.65亿元。但是只有五只股票基金,没有一只是股票基金,总规模约为17.13亿元。

据悉,该公司自2013年成立以来,从货币基金开始,2015年仅成立了两个混合基金。此后,该公司再次将发展重点调整为固定收益基金产品。直到2018年,中加基金才又发行了三只混合基金,但市场再次遭遇低迷。

以之前设立的两个基金为例,中加改革红利在过去两年表现不佳,2017年和2018年的净增长率分别仅为2.44%和-26.45%。今年迄今为止的表现相对温和,目前处于类似基金的中游。该基金的规模仍低于5000万英镑,处于小规模生存状态。目前,最大的股票基金是同年成立的中加共同基金a。该基金今年遭遇滑铁卢,今年年初以来的净增长率不到7%,在同类产品中排名相对较低。

据《红色周刊》的综合采访,这家混合基金公司相对合规、更严格,这也导致决策过程较慢。它对国内投资市场缺乏了解,运行过于稳定,也可能是限制联合基金投资和扩张的因素。那么,问题的关键可能是外国股东控制了基金公司。

第三季度,摩根资本管理公司收购了上海投资摩根基金2%的股份。一旦交易最终获得监管机构批准,上海投资摩根士丹利将成为外国投资者在内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

“外资控股的基金公司最需要关注两个问题。第一是本地化,第二是与中国股东的调整。许多合资基金公司因本地化不成功而无法发展。”天翔投资关怀基金分析师贾智尖锐地指出。

金源、顺安、西利和中融

为什么旧的看起来会变成新的?

尽管混血基金公司的数量在增加,但并非所有混血基金公司都在顺利发展。金源顺安、西利和中融也曾是混血基金公司,他们都脱下了混血基金外衣。

风表明,金源顺安成立时,它的名字实际上是金毕沅联基金。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曾持有49%的股份。当西利公司成立时,它的名字实际上是纽约银行梅隆基金。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曾持有49%的股份。中融基金的前身是道孚基金。道富全球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当时持有49%的股份。

其中,排名最低的金元顺安公司,公司名称从原来的金元顺安改为金慧远李,最后更名为金毕沅联。相应地,该公司也从一家外资合资公司转变为一家香港企业合资公司,最终成为一家本地公司。

退出混血儿基金公司阵营的金源顺安基金(Jin Yuan Shun 'an Fund)近年来进展甚微:2016年第四季度,该公司仅管理73.4亿元公共资产,但连续几个季度保持稳步上升趋势。今年第三季度末,其规模约为215亿元人民币,排名从80多位升至70多位。据《红色周刊》报道,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United Asset Management Company)的实际想法是专注于发展保本基金,但经过六年毫无成效的坚持,最终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出售股票而赔钱,并离开了内地公开发行圈。

王华还举了一个例子来分析这种现象:“西方利润基金的外国股东在几年前完成了他们的股份转让。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公司连续亏损。当时,纽约梅隆银行连续三年净亏损分别为4248.49万元、1331.27万元和4338.04万元。当时,a股普遍不冷不热,外资机构也因亏损退出。然而,a股很快迎来牛市。如果它们继续经营,它们也可能在牛市中获得一些收益,这也表明外资机构对国内市场不太熟悉。”可悲的是,纽约银梅隆大学坚持了四年,最终没能找到忠实的妻子。

与上述两个主要因亏损而离开的外国股东不同,前道富基金退出混血儿阵营更多的是因为中外股东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成立后不久,累积的矛盾爆发,最终外国股东完全退出。道富基金成为以信托为基础的内地公开发行和融资基金。然而,在经历了近年来分级基金和定量基金带来的规模扩张效应后,中国金融基金如今已跻身内地上市50强。

从三次公开发行的发展可以看出,资本管理领域的“外国和尚念经”现象并不明显。无论是本地基金公司还是混血基金公司,最重要的是提高基金公司的盈利能力,并给它实实在在的金钱和白银作为回报。

从这一点来看,阵营中最底层的六家基金公司可能都或多或少地担心自己的盈利能力:除了华辰的未来,方正富邦上半年的净利润为负,当然,其余公司的盈利能力也需要提高。■

来源:证券市场红色周刊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海快三 快乐十分app 甘肃快三 pk10两期必中

上一篇:奔腾T99携手雪龙2号首次出征 看全新CP如何勇闯南极
下一篇:中国轨道交通和装备制造领域最大博览会登陆长沙,全球行业巨头正
随机推荐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